查看: 20447|回复: 144

飘在温州200天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2-17 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农夫山村有点田 于 2014-2-18 19:45 编辑

      飞机上,空姐在前前后后的忙来忙去,后座的温州人在喋喋不休的发着牢骚……,还不时伴随着小孩的哭声以及那不寻常的大人的抽泣声……,放眼看过去,一片狼籍,机上所有人劫后余生,惊悚彷惶,仿佛是美国大片中空难未将遂的景象!  


      华子坐在临窗的座位上,这是他人生第一次乘坐飞机啊!本来以为好好体验一把的,没想到,这人生的第一次,就被这恶劣天气给“糟蹋”了,可怜这可是“处女航”啊!!

       从白云机场起飞后,就一路上跟气流在纠缠,如果说从小时候心里向往的坐飞机是这种感受?华子倒真的算是失望了。那飞机摇摇摆摆,突然间的升降仿佛是在坐过山车一般,猛然间的坠落,那种失重感,以及发自内心的恐惧感,让华子苦不堪言。这都是为了什么嘛?早知道这样,就不该踏上这段人生的“旅程”,最起码,就不该乘坐这个航班……


      当空姐广播说飞机遇到强气流,请大家冷静时,她自己突然也被猛一下的颠簸惊叫起来,窗外可以看到气流如白雾一般在急速的滑过,并伴有闪电雷鸣……


      “哇,哇……”首先是一个孩子哭出声来了,紧接着就是女人带哭腔的尖叫与头顶行李舱仿佛扭曲变形的“咯吱”的声响,空姐的广播根本没完整的播完,机舱内就一片混乱,随着飞机越来越晃动,失速感的越来越严重,所有人包括小孩子突然的静下来,仿佛在走向生命的终点前,在挣扎过后,都是认命般的平静面对吧……


       华子根本都没来得及去想什么,双手紧抓住两边的扶手,双脚死命的抵着机舱的地板,这是以前坐过山车得来的经验,在失速时双脚用边抵住一个东西,会抵消一部份失重的感觉。


       华子信佛,所以这时候嘴里没忘记着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心里只想着天天念叨着的佛祖啊,这会子是该您老人家给力的时候啊……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2-17 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农夫山村有点田 于 2014-2-18 19:47 编辑

       华子嘴里正念着呢,一条小腿在轻轻的磕碰着他的腿,还以为是隔壁坐的那位,在那耐不住,吓得发抖呢。不想耳边传来那位颤抖的声音:“你,你,你你,你念的是佛吧?”


       华子哆嗦的点点头,那人又接着问:“我,我,平时不念佛的,是信,信,信天主教的,我,我,我现在要念什么啊?”


       看着那小子呆萌的样子,华子突然有点想笑,但这时候笑的话总是有点不严肃,只能也结巴着的回答:“随,随,随你啊,念主啊,念佛啊,都,都行的……”


……


     飞机在持续了近二十分钟的惊魂之后,总算是安定下来了,广播中空姐也终于完整的通报飞机闯过了气流区了,请大家在坐位上坐好,飞机将马上安排饮食服务。


       这一刻,华子才算是稍微定了一下心,屁股由半悬着的姿势一下子跌落在位子上,象烂泥般的瘫坐下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2-17 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农夫山村有点田 于 2014-2-17 18:28 编辑

      华子是从广东去温州的,本来在一家台湾工厂做总工程师的他,经历了一番上海滩的磨难,好不容易在那家台资厂混出了点名堂,是应该好好消停几年的,但华子这个人啊!无法过那种平常的日子,三天没有一点波澜,似乎浑身上下就不自在 。这不,温州有同行的老板来广东“挖墙角”,华子就心动了。如是有了这段不平常的旅程,也有了我们这个故事。


       想到这里,华子也有些感伤,自己从十八岁离开老家,到现在也八九年了,一直在外面打拼,还真的没有在一个地方呆的时间长的,虽然说也是一路水涨船高,从当初的小工仔,到了现在算得上是白领了,但华子的心是漂浮着的,没有安全感。就象今天坐的这飞机,指不定哪一下闪了下去,没再爬升上来,那就没了……


       “先生,请问您要喝点什么”

       啊?一个甜美的声音打断了华子的思绪,抬头一看,国航那美丽的空姐正推着饮料车开始派发饮食了……

        要了雪碧,吃食要了米饭。第一次坐飞机,华子也听说过这飞机上有免费的吃的喝的,而且那时飞机相对还是较高层的交通方式,国内航班不是太密集,机上服务也还不错,华子没有那种陌生感,只是华子还真没心思品味飞机的美食,不一会,飞机就要到达目的地了。飞机前面不是因为气流,派餐服务向后推迟了,所以没等行上华子吃好喝好,人家得收拾准备降落了哦。


       华子心里掂记着这下飞机以后的事呢,不知道这一次的决定到底是福是祸?所以,一路上思绪不定,直到飞机“嘣”一声,轮子接触跑道了,从空中到了地上……


       “温州,我来了……”


        那一刻,华子脑子里只有这一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7-24 16:57
  • 签到天数: 1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4-2-17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不容易等到农夫先生的大作,先坐下来,再慢慢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7-24 16:57
  • 签到天数: 1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4-2-17 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你,你你,你念的是佛吧?”


         华子哆嗦的点点头,那人又接着问:“我,我,平时不念佛的,是信,信,信天主教的,我,我,我现在要念什么啊?”


           看着那小子呆萌的样子,华子突然有点想笑,但想想这时候笑的话有点不严肃,只能也结巴着的回答:“随,随,随你啊,念主啊,念佛啊,都,都行的……”

    点评

    应该不停的画十字,念阿门,阿门!  发表于 2014-2-17 21:4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2-17 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农夫山村有点田 于 2014-2-17 20:00 编辑

         提了行李,其实了就一个不大的包。走出机场的到达大厅,当时已经是晚上了。出门一片漆黑,如华子此刻的状态,对于他来说,在温州,的确是两眼一抹黑,生死两茫茫啊!

          “喂, 华子,华子……”,眼前一辆黑色小车停了一下来,车窗摇下,里面有人在喊,华子弯身细下一看,哦,是老徐,哦不,是老板,现在的老板来了,能亲自开车来 接,华子心里还是挺感激的。路上还一直挺担心,总怕这个老板嘛,前面跟你谈的时候姿态很低,称兄道弟。一旦正式成了他的工仔了,转身就成主人了,那让人有 点心里不平衡啊!还好,至少在这刚踏上温州的土地上,华子那心是放下了一点点……


           打开车尾厢,放进行李包。然后拉开车门,进去一看,尾座上还有一女的,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呢,华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也不知道如何称呼对方,就那样怔在那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2-17 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农夫山村有点田 于 2014-2-17 20:10 编辑

    这一段暂时无法上传,呆会找到原因再补上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有一小段总是无法上传,说什么有不良信息,不晓得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看来这网络管制不是一般的盖的。

    事隔一年多,想想要将以前许的愿来还一下了。所以今天开始敲起了这篇东西,尽可能的给大家一些精彩的故事!!!

    这部份的经历,几乎是现实的一些经历,但却是以小说的模式写出来的。呵呵,上次那个是编的,却是以自传的方式写的。这世界有点乱,所以,我也零乱了……

    温州那地方,与我相克,去过两次,却都是失败而归,将两次的经历合在一起写给你们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2-17 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农夫山村有点田 于 2014-2-18 19:52 编辑

          那天他们进的是一家很地道的温州菜馆,就在状元坊那带。名字很有意境,餐馆也有档次,装修的古香古色,老板可能是这里的常客,所以直接带着华子就上了二楼。楼面部长迎了上来,果然是熟人,很热切的打了招呼,就带去了一个包厢。


           三个人坐了下来,徐老板与小薇都很关心的问华子在途中的情况,说起飞机一路与气流为伴,大家都不胜唏嘘。似乎很有同感、

          说起温州机场,徐老板一脸的自豪,这是温州人的光荣啊。说温州人经济发达了,交通不方便,就跑北京要申请建机场啊!国家说没钱啊,温州人说没钱没问题,给我政策就行。所以这温州机场国家是没出一分钱的,都是地方政府与私人合伙投资建成的,所以机场选址在永强,鸥江入海口边上,所以飞机起降时总感觉离水面很近,有那么点不自在。但是老徐兄妹在说这件事时那一脸的骄傲可以感受到温州人的自信,或者说叫“自负”……


          说完,小薇又问华子个人的情况,老徐当初是亲自去广东几次,所以跟华子熟些,所以小薇在问时,一些情况老徐就代为答了。华子在广东呆了些年,妻子本来也在广东,这为了来温州,让妻子回老家了。小薇还惊呼:“啊?华子,你都有孩子了?你才多大啊?”

          “嘿嘿,小薇姐,我结婚早嘛”,华子还挺难为情的。

          “行行行,你也别咋咋呼呼的,你自己不也是早婚的么,还有什么好奇怪的?”老徐在旁边替华子解围呢。

          “呵呵,那是那是,我儿子也十二岁了。”小薇不好意思的说。


          啊?没搞错?


         华子还真不敢相信,眼前的小薇姐看上去也就二十多的样子,绝不敢相信她上三十岁啊!更不要说她是一个十二岁孩子的妈妈了!这也太没天理了吧?


          看着华子张大嘴巴在那呆着,小薇不好意思了,居然脸都红了。然后轻轻的说:“华子,你别笑姐啊,姐结婚也早,当年被你姐夫骗了。”


          “哎哟,还他骗你呢,当初不知道是谁寻死觅活的死都要嫁过去的啊?可怜爸妈当年恨不得打断你的腿哦,还不是我说好话,怕你真不得好果子吃呐。”老徐跟妹妹好象关系挺不错的,当着华子的面就取笑小薇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2-17 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农夫山村有点田 于 2014-9-22 21:03 编辑

           “哎呀,哥,你就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那时候不是年轻嘛,等到自己长大了,后悔了也来不及了嘛。不过也还好啦,这不儿子都大了嘛。”小薇满脸通红,但在老徐面前撒着娇,那样子,怎么看也不象那么大孩子的妈啊……

         说到了儿子,小薇站起来说要打电话问问儿子作业做完了没有?要不去接他过来一起吃点,就当宵夜了。老徐一口就答应了,叫妹妹不要打电话了,直接开车去接儿子就是了。小薇也没推辞,拿了钥匙就先出去一会。


           剩下华子与老徐俩个人了,菜呢,老徐跟刚才那部长说了,让她按以前的老规矩上些,所以也不用点了。


          老徐很自嘲的跟华子说:“华子啊,你别笑话啊,我那妹妹啊,拿他没办法,我兄妹七个,我上面有两个姐姐,男孩我老大,小薇是老末,从小就是我的跟屁虫,为了她,我没少挨父母的打哦。不过,你别小看她哦,小薇很有能力的,在龙湾她是有名的女强人呢。去年都当上龙湾政协代表了,跟政府关系挺熟的。我现在的事,也全靠她在帮忙呢。”


          哦,华子听了更加意外了,还遇上这样的一样“姐姐”啊?当然了,华子当时也没有料及到,接下来与这个“姐姐”还有许多故事……


          “哈哈,老舅,我来了……”,还没见到人呢,外面就有一个男孩的声音先传了进来,紧接着就是小薇那略为紧张的声音:“诶呀,你慢点,这上楼梯呢……”


           华子还没反应过来呢,从门外就一阵风一样的进来一个小男孩,十多岁的样子,胖胖的,国字脸,一脸的稚气,却又给人一副小大人般的模样,特别的那双眼睛,大大的,滴溜溜的明亮有神,像极了他妈妈。这俩人一对眼,至少,华子是喜欢上这小家伙了。

         “来来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华子叔叔,你快叫叔叔,以后放学了可以找叔叔玩啊。”小薇跟自己儿子这样说着。

         “华子叔叔好”,小家伙嘴倒挺甜的,而且也不怯场。

         “哦,你好,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华子也满心欢喜,这个小男孩子也真的挺讨华子喜爱的,所以华子也想跟孩子亲近亲近。


         “喂,你不要这样吧?还真叫我小朋友啊?我是第一跟你见面对你客气,同学们都叫我靖哥好不好?”小家伙看来还真的不是好惹的呢,好家伙,这转眼说翻脸就翻脸啊?


          “哦,靖哥哥啊,是不是《射雕英雄传》里面那个郭靖那个一样的靖哥哥啊?”华子算是个人精,这对付小孩子,别说,也还真有一套的。
    “是啊最啊,你也知道的啊?华子叔叔啊,咱班的刘惜若自称小龙女呢,不过还别说,长得嘛也有小龙女那点味儿。”这小家伙还真跟华子热乎上了,浑然不觉这对话间让自己的妈妈脸都绿了……


          “喂,赵靖,你是不是在学校调皮了啊?不要乱说人家女孩子好不好?你这么小,哪懂得那么多啊?我明天要去学校,跟你们老师讲讲啦?”小薇强忍着笑意绷着脸说自己的儿子,“还郭靖呢,就你这小胖礅,要骑那大雕,不将那雕儿累死了啊?”


          “我就知道,你也嫌我胖,我说了我不来吃宵夜了吧?你还偏让我来,我不吃了,真的不吃了。”小邵靖看样子是真生气了,这小男人嘛,身上也有触碰不得的“痛处”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2-17 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农夫山村有点田 于 2014-9-22 21:05 编辑

          “呵呵,不会吧,靖哥不会这样经不起打击吧?想那郭靖郭大侠,历尽磨难,九死一生,最后方能炼得《九阴真经》,成为盖世英豪,这小赵靖哥哥,也不会怎么差的是不是?”华子对付小家伙还真一套一套的,也难怪,华子那时也就二十多岁,而且十八岁出外闯荡,这哪种场合说哪种话,那是信手拈来啊!

          “嘿嘿,那肯定嘛,我爸说了,这个暑假去老家,跟着叔叔练武呢。我一定会成为大侠的。”赵靖还真的跟华子热乎起来了。

           “看你们还真挺投缘的呢,以后华子你可要好好说教说教他,这小家伙调皮,我们的话都不听,看来还很听你的呢。”徐老板在旁边笑着说道。

          就这样,第一次大家见面的气氛还不错,华子对温州的印象也不错,至少,这第一回人家老板兄妹俩对他还是很热情的啊!

          几个人的谈笑间,服务慢慢端上来点好的菜了。

          先上的是几个小吃,喝酒的小菜,不愧是临海的城市,连餐前的小菜也是海派的。一个凉拌海蜇皮,一个血蛤,一个凉拌海带丝,一个生腌海蟹。


          华子是第一次到温州,虽然以前在广东也常吃海鲜,但吃法还真的大不一样,这第一次见到的四样小菜,至少血蛤与生腌海蟹是华子没见过的,人常说广东人天上飞的,水里游的没有不敢吃的,但象温州人只要能吃的都敢吃生的,华子还是有点震憾!

           先说那生腌海蟹吧,就是海里的小螃蟹清水泡几天,然后用黄酒腌的,根本就是生的,从碟子夹一块,沾点酱油与醋就吃,华子一开始还真的不敢咬下去,经不住好奇与老徐他们的劝,闭着眼放进嘴里,然后下决心咬下去,咦?味道也还可以接受,而且也没多大的腥味,凉凉的,滑滑的,那黄酒与山西老陈醋的余香伴着海蟹的鲜气,还真的不错,特别是餐前小食,吃了还真胃口大开啊……


          接着再尝试那血蛤,华子遇到麻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