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在温州200天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5-8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2002年来的温州到至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6-16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东哥喂,快滴动笔呦,我几等不测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6-21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塞,终于再次出动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家园论坛个人认证会员
发表于 2014-7-16 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200天就这么点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7-24 16:57
  • 签到天数: 1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家园论坛个人认证会员
    发表于 2014-9-17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春天等到了深秋,还是只看到最后一行“那一夜,华子到温州的第一夜,华子就在无眠中度过。从躺下到第二天房门被敲响,华子没片刻睡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家园论坛个人认证会员
    发表于 2014-9-17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漫长的等待,期待农夫先生再续您的大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9-19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家的等待,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故事明明是我自己的一些经历,但写着写着就提不起兴趣了。然后就一直搁置在那里。到现我一直很后悔,后悔当初起了这个头,更后悔只起了个头就将它贴出来了。搞得现在骑虎难下,不写吧,对不起所有关心我的人,写吧,似乎总不愿意将处自己的过往历历呈现给别人去评说。也许是真正触自己真实的世界时,写起来就会优柔寡断,遮遮掩掩,到最后写出来的东西自己看了都不满意。

    如论如何,既然当初承诺 了,我一定会将它写完,哪怕写的很乏味,就当是个人的故事吧。它也确实是故事,真实的太湖儿女在外创荡的故事。不知道最后写出来你们会不会认为它精彩,但对于我们来,在温州短短的半年,让我经历了太多太多,那半年,或许是我一生中最难以磨灭的一段……


    今天我会开始慢慢贴一些出来,写的不好,是真的不好,你们就当是我在说书,慢慢听我讲完,或许这次真不不能叫一篇小说,但一定会是太湖人在九十年代真实的经历。


    要申明一哈子,文中的有些人,或许能看到这个帖子,但切莫对号入座,我都将人名改了,你要当真,我也莫得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9-19 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农夫山村有点田 于 2014-9-19 18:26 编辑

          第二天早上,华子是被外面的敲门声叫起来的。本以为是徐老板一大早过来了,但打开门一看,华子呆住了……

          门外站着两个人,前面的那个女子,对,就是个女子,让华子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喂,不会这样就让我们站在门口吧?”面前的女子说话了。

         “诶,对,对,请进请进……,咦,不对不对,你怎么也在这里了?”华子有点语无伦次了。

          “就许你来温州啊?我早就在这里了,只是你没关心我吧。”

          “诶,不是,你是怎么知道我来温州了啊?”华子真的搞糊涂了。

            ……

         来的人让太让华子意外,真的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她——初恋的女友:洁。


          洁是跟华子的表弟一起来的,表弟是知道华子的行程的。因为表弟一直在温州的家俱厂做油漆,在温州好几年了,所以华子来温州前就有联系过他。但华子实在没想到表弟居然将洁带来了。


          进到房间,三人寒暄了一番,时间也快到中午了。但华子仍没有接到老徐的电话,心里也有点不安,索性不管了,带表弟与洁出去去吃饭吧。


          因为刚来,对外面的环境也不是很熟,这家酒店是不错,但离开发区还是有点远的,在状元那边,华子到现在的快二十年后了,还没弄明白当年在温州的的方向。呵呵,当然,这是后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9-19 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农夫山村有点田 于 2014-9-19 18:30 编辑

          中午就是在酒店附近找了一个小餐馆吃的,其间也终于知道了洁为什么在这里了。  

          前几年,全国的粮食系统改制,夫妻二人必须有一个要下岗。没法子,洁自己回家了,老公留守在单位,半死不活的。洁在家也不是办法,一家人靠那点死工资过得很拮剧。

           这些年,虽然与华子没走到一起。但洁与华子的父母及哥哥还是常来往的,春节去华子家拜年时,遇到华子表弟正浩,就说要跟着他们一起到外面打工。所以一起到了温州,现在是在一家箱包厂做针车工。平时也是常跟着正浩他们这些老乡一起相互关照着。


          原来是这样,华子也弄清白了,这人与人哦,总是有着打断骨头连着筋的牵连。有时候吧,明明是注定一世不相见的俩人,老天总会安排你在一个不经意的地方重逢……


           华子也大致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情况,但这次来温州,华子也是冒着很大的风险 。到现在只是说自己赌出了第一步,未来如何?华子心里根本没底,这大半天了,老徐也没来接他,心里也隐隐有些担心呢。有心思,聊天也是敷衍,洁就先回去了,表弟正浩留下来陪着华子。


          正浩比华子小一岁,从小就是华子的跟屁虫,表兄弟的感情很深。正浩从学校出来后就去学油漆匠。所以也算是最早一批到外面做油漆工的,而且很巧合,老徐的工厂与正浩的工厂就是隔两条街,正浩也知道这家公司的。详细情况不熟悉,但听说里面有点乱。听到这,华子的心越来越有点沉重了……


          这时,床头的电话响了,接起来,前台的服务员说是外线,接通后是老徐,说今天白天有事,要晚上过来。然后就匆匆挂了电话。


    到了这时,华子开始担心起来了。这次是下定狠心,抛掉广东的工作,如说果说在温州没谈拢,华子还真的就有些不知所措了。或许,这次来温州,注定会不太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9-19 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农夫山村有点田 于 2014-9-19 18:33 编辑


           整个下午,华子与表弟就一直窝在酒店的房间里,也没心思出去玩。俩人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哥,我看洁对你还是有点意思呢。”

          “有你个大头鬼啊,你尽瞎扯吼,现在都是是各自有家有小的人了,别扯些没用的事,再说我现在哪有心情去开这类玩笑啊?”华子“啪”的敲了表弟一下,然后警靠他不要胡扯。


          “你不要打我,我是说真的,她在我这里天天打听你的事,我都烦死了。”正浩摸着自己被打的脑袋说。

          “那你也不要瞎着摸,女人就是事多,不要想歪了,哥现在不可能再惹这些事了。”

          “那我这样跟她说?”

          “啪”,华子又敲了表弟一下,“你猪脑袋啊,还真这样跟人家说啊,你就装糊涂不理会就行啊。”

          “哦,那你自己处理哦,我帮不上你啊。”

          “行行行,没心情扯这些没用。”华子心里烦着呢。接着华子要正浩回去拿衣服,让他晚上陪着住在酒店,早上赶去工厂上班,下班就过来。反正现在华子一个人在温州,人生地不熟的,也确实无聊。正浩高兴得要死,刚刚还说这酒店舒服,又有空调 ,比自己住工厂宿舍强多了。


          到了晚上差不多九点多吧,老徐在酒店的前台打电话让华子,说在楼下等他。等华子赶下来时,发现老徐一人坐在大堂的咖啡厅喝啤酒,情绪不是很高的样子。


          华子坐下来,老徐问要不要来啤酒?华子摆摆说:“来杯茶吧,这么晚不喝酒了”。


          接着老徐介绍了一下今天的一些事,情况有些不理想,好象是与公司其他的股东没谈拢,而且公司以前的那批从广东过来的人也不好安排。当初那批人是另一个大股东请来的,现在说要人家不明不白的走,那个大股东说抹不下这个面子。



          华子没吭声,心里却是一万头草泥马的在奔腾,你个该死的老徐啊,你这边啥都没搞定,你叫我来干嘛啊?靠,敢情你是拿我来做“武器”对付其他股东的啊?老子没来之前,你在电话里说得千好万好,恨不得是公司停产了,等着我带人过来开工一样。现在一到了温州,你与其他股东谈都没谈好,我靠,还好我还只是自己一个人先来了,这要是带了一票人马过来,我该如何面对自己带来的人?


          华子掏出烟,自顾自的抽起来,也懒得理会老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