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84|回复: 0

一个痞子的自我修养(转贴)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0-21 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痞子的自我修养(转贴)
作者:新浪博客:张怀旧

(1)
那年夏天,我大学毕业,跟谈了四年的女朋友约好,一起去大城市闯荡。十月,我收拾好行李,去接她。
一个人提着行李,来到约定的地点,我等了很久,也不见她的踪影。于是就去公用电话亭给她打了电话,她在电话那头小声地告诉我,她被父母锁在家里,出不来……随后我就听到有人训斥并强行挂断了她的电话。
那时,我二十一岁。
我想我不能丢下我的女人一个人走,那样她一定很伤心。根据她在信中留下的地址,我找到了她的家,却发现她家大门紧锁。我站在门外向院内张望,只见女友站在二楼的窗口向我招手。对此,我表示很着急。
一对中年夫妻突然出现在院子里,女的态度很不友好,男的相对和蔼,两人劝我赶紧离开,他们并不同意女儿跟我远走高飞。当然,他们有他们的道理,我可以理解。可我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我想我不能就这么放弃,为了爱情,我应该鼓起勇气努力一把。
于是,双方发生了争执。争执的结果是:我在门外游荡,女友在楼上哭泣。
不一会儿,天已擦黑,然而我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索性就在院墙外的河边躺下,望着二楼窗棂后那张女友的脸。

忽然,我看到有个人站在河堤,离我两米左右。我迅速起身,这才看清对方共有三人,通过肌肉、气场、眼神,我立刻就分辨出谁是“大哥”谁是“马仔”。
他们是来“平事”的,——对付我这样的文弱书生,三个人足以。我心想,不好,是痞子!但爱情总是充满正义的,因此我不怕他们。
领头的“大哥”看起来比我大几岁,他将手指掰得“喀嚓喀嚓”直响,脖子上的粗铁项链在晚霞的照耀下发出阵阵寒气,手腕上刻着两个小学生狂草字体“龙”、“忍”;沿着胳膊,我看到了一条碧青的手绘“过肩龙”从他的胸前蜿蜒而过,直达后背。这些眼不见为净的图腾,似乎都在向我宣战!
没等我开口,他就发话了:“什么情况?”虽然是方言,但我还能听懂。
“我来找我女朋友。”我表现得非常纯情,那口气绝不像一个上门闹事的无赖。
“你女朋友是谁?”
“她!”我指指二楼的窗子。
“兄弟,给我个面子,”他看看窗子,对我说,“有事明天再说,现在跟我回去喝酒。”
光脚不怕穿鞋的,喝就喝,我心想。
然后,我就背上画夹,提起一只极其怀旧的破皮箱,坐上了他的红色摩托车,身体紧贴着他的后背,委屈的泪水随着晚风飘向天边殷红的晚霞。

他在路边的卤菜摊上买了几个凉菜,摊主没敢要钱,但他还是摔过去几张钞票;他家还有一些啤酒,两人喝到半夜。
突然,他问我是否可以满足他一个要求,我说可以。然后我就给他画了一张素描,送给他。那天晚上,我们躺在了一张床上……
第二天,他送我到桥头,拦下一辆大巴,匆匆告别。
这就是我的兄弟,十八年前,我们第一次相遇。他是痞子,我是大学生。

(2)
我们没有手机也没有固话,我们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我们只是记住了彼此的姓名。甚至,在我工作之后,就渐渐忘记了这个人……五年过去,杳无音讯。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路过那个桥头,忽然想起那辆红色的摩托车。沿着模糊的记忆,我竟然找到了他的家。
五年未见,他还是那样的壮实,铁链子没有了,而一身的图腾与狂草还在,他依然保持原有的肌肉、气场与眼神。
同时我也发现,他的肚子有点大了,他笑笑说:“啤酒喝多了。”
“那就不要喝啤酒了。”
那天中午,我们两人喝了三斤白酒,直到傍晚的天空出现殷红的晚霞。
我们发誓,从此以后,再也不分开了。
于是我们就在同一座城市打拼,我开了一家广告公司,他继续给人“平事”。
那一年的冬天,有个客户赖账,欠钱不给,我讨要了很久也无果。他不知从哪儿得到的消息,独自一人骑着摩托找到对方,说:“兄弟,给我个面子,付款吧,我请你喝酒。”
第二天,客户就把款付了。
这很神奇。

我们一起度过了三年的宝贵时光,我们一起喝酒,一起兜风,一起爬山,一起沾花惹草,却从没有见过他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除了没钱,他没什么缺点。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经济往来,我们的关系纯洁得超越了我曾经的爱情。
也许真正的朋友能够共处的岁月总是短暂的。
有一天,我们终于又要分开了。我走得很突然,没有来得及向他道别。

十几年间,我辗转许多个城市,电话号码换了又换。渐渐地,我们联系少了,有时一年也打不了一次电话,有时我拿起电话又不知说什么好,于是就放下了电话。我常常觉得自己跟一个农村痞子没有共同话题,没有必要继续联系,这个痞子只是我在某段时间内的一个普通玩伴罢了。
我扪心自问,我们算是朋友吗?

(3)
前不久,我终于有了答案:我们还是朋友。
于是我鼓足勇气,拨通了他一直没有换过的电话号码,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兄弟,我在北京。”我说,“你呢?”
“我还在老地方,不过我在北京开了分公司。”
我心想他不会是吹牛吧,开公司不是他的风格啊。
没几天他就来北京,带我去五星级酒店旁听了一堂企业管理课;他不想浪费一分一秒,他希望每天跟我在一起,搞得我的女友都有点吃醋了。后来又去他分公司看了看,我这才相信他的话:他现在已经成了一家集团公司的董事长。
我发现他的身边多了几名助手——已不是当初的乡下“马仔”,而是如我一般的城市白领。只有他的肌肉、气场、眼神,似乎从来就没有变过。
“纹身呢?”
“洗了。”
端起酒杯,我问“痞子兄”:“十八年前的那天傍晚,你为什么没有对我动粗?并且还请我去你家喝酒?”
他抿了一口酒说:“因为你是大学生,我欣赏你。”
“为什么?”
“因为我从小父亲早逝,母亲离弃,孤单一人念不起书,不识字。”

我突然怀恋起他手腕上的那个蹩脚的“忍”字,那可是我们这代人永恒不屈的记忆啊。
写到这里,我不禁流泪了,因为十八年前命中注定的一次相遇......

【文 | 张怀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