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61|回复: 0

[散文] 回忆太湖的“双抢”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5-7 16:46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8-8-5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炎炎夏日,坐在办公室望着窗外火辣辣的太阳,不禁想起儿时的“双抢”。我的家乡在长江中下游地区——长江边上,那时候由于粮食短缺,一年产两季稻——早稻、晚稻,早稻在每年的七月中旬左右收割,同时栽插晚稻,也就是每年的“双抢”,晚稻秧苗必须在立秋前栽完,否则会减产,双抢从开始到结束只有二十天左右时间,乡亲们每天冒着酷暑在田间忙碌着,所以“双抢”又是一年中最繁忙最辛苦的季节。
    timg (5).jpg
        早稻育秧在清明节左右下种,把精选的稻谷种,均匀撒播在肥沃的秧田里,秧苗培育一个月后,再把秧苗移栽,稻田经过精耕细作后,人们再把秧苗均匀栽插在田里。水稻管理十分重要,当年每个大队都有“农技员”,按照“农技员”要求,对水稻按时施肥、打农药,农技员适时把《病虫情报》发到村庄每户,做到适时打药防护。
         一、割稻
         每年七月中旬开始收割早稻,这就是一年中最忙的“双抢”。天刚蒙蒙亮,那时候还没有通电(家乡是1984年通电的),母亲点亮了“煤油灯”,把正在熟睡的我喊醒:“准备起床割稻了”,我当时揉了揉眼睛,在睡梦中不情愿地起床了,记得母亲说过:大清早小孩子不能说什么吃肉等不吉利的话,最好少说话,防止一天中有伤手伤脚事件发生。   
    timg (6).jpg
        走出家门,踏着晨曦,微风习习,天气比较凉爽,眼前是一望无际的稻田,稻田成梯形排列着,金灿灿的稻谷在微风吹拂下,此起彼伏,似金黄色的波浪,散发着阵阵清香。田间还有青蛙在歌唱,不知名的虫儿在奏乐,田埂上的小草挂着晶莹露珠,闪闪发亮。
         真是“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田野里有很多人在割稻,母亲拿起镰刀飞快地割着,发出一阵阵“唰唰”声,身后一排排稻把整齐有序排列着。按照母亲吩咐:我每次只要割四颗稻,割到稻田对面,刚开始还是可以坚持,在母亲鼓励下,十分高兴,割了半个小时左右,腰酸背痛,赶忙横躺在田埂上不想动弹了!母亲笑着说,等一下你奶奶会送“油粑”来吃的,油粑是小麦粉和成面,用菜籽油炸的薄饼,听母亲说马上有“油粑”吃,赶忙从田埂上爬起来又开始割稻,割了一会儿,左手被锋利的镰刀割了一下,鲜血淋漓,两行泪水滚落下来、喊痛,母亲拿出小布条把伤口裹住,再用黑线绕几圈打结包好。这时,奶奶送来了“油粑”,我赶紧吃着又香又甜的“油粑”,伤口的痛也忘记了!
    timg (2).jpg
        上午,把早上收割的稻谷用“人力打稻机”脱粒下来,父亲站在打稻机上,用一只脚稳健飞快地踩着踏板,双手紧握稻谷禾,直到稻谷禾脱粒干净,我在稻田里来回跑着撸禾把递给父亲,当打稻机“前仓”稻谷满了时,母亲马上拿出“蛇皮袋”,一袋一袋装好,一袋稻谷大约六十斤左右,母亲其余时间就是把稻谷禾、一小把一小把用稻草杂紧,再拉到田埂上晒干。
    timg (3).jpg
       中午,骄阳似火,田野到处是打稻机“吱嘎、吱嘎”声,池塘边的杨柳树上“知了”在歇斯底地鸣叫,老黄牛在田埂上吃着茂密的青草,牛尾巴左右在背上摇晃着,小牛犊紧跟在后面,不时“哞哞”叫唤。隔壁稻田小雷家也在脱粒稻谷,我们正准备喊他们一起去池塘柳树旁纳凉,这时,小雷发出一声惊叫:“蛇”,原来小雷在撸禾把时,有一条小“土地婆”蛇藏在稻禾下面,小雷父亲手疾眼快用石块把蛇打死了,在农忙季节,乡亲们被蛇咬也经常发生。奶奶送来了一壶泡好的冰糖水,大热天体力劳动喝点糖水,还是能够补充能量,减少疲劳。
         我们两家一起到池塘边、柳树旁阴凉处歇息,利用大人们歇息的机会,我与小雷赶紧脱光衣服,迅速跳到池塘里“消暑”,肚皮朝上躺在水面上,双手双脚拍打水面,时儿歇息,时而向前慢慢游着,这叫做“推仰子”,大人们在岸边大喊:小心点,快点上来……!夏季,小孩子玩水被淹死的事件时有发生,所以,我们玩水经常被挨打。歇息二十分钟左右,又开始田间打稻了。
        中午回家吃饭时,父亲把一袋袋稻谷用肩扛到路边的板车上,再把装满板车的稻谷拉回家,晒到水泥道场,晒场是大约能够晒二十包稻谷左右的室外水泥地面。
         中餐,奶奶准备了丰盛的菜:瘦肉汤、西红柿蛋汤、辣椒炒豆角等,记得那时候想买肉要排队,排在后面的人是买不到肉,这样的伙食除了过年与客人来了,平常是很少有的。正当我们吃得正香时,天空乌云滚滚,电闪雷鸣,父亲与母亲赶忙放下筷子,拿起一块大的塑料薄膜,小跑着往晒谷场赶,因为要是稻谷淋雨后,会发芽霉变,他们迅速把稻谷团成堆,用薄膜盖上,周围用石块压着防止大风刮起,万无一失后,又赶回家吃饭。顿时,狂风大作、大雨倾盆,大约半小时后,天际挂起一道美丽的彩虹!雨后天天气格外闷热,太阳火辣辣的直射下来,树叶纹丝不动,知了高调奏乐,热闹非凡。下午,我们继续把早上收割的稻谷脱粒下来,一袋袋装好拉回家。
          二、交公粮
         那时候,家中经济来源主要是卖稻谷,其次是养一头猪、养二十只鸡——卖鸡蛋。第二天,由于栽插晚稻要钱买肥料。吃过午饭,父亲用板车拉了十包稻谷到粮站卖,我在后面推,那时粮站质检员对稻谷要求十分严格:第一要晒得十分干,第二里面没有瘪稻谷、没有灰尘与沙。刚到粮站门口一看,排队卖稻的人很多,已经排到门口了,远远看到粮站质检员手拿质检用的铁芊,铁芊长约六十公分,靠前端有大蜡烛那么粗、十厘米长的圆筒、其间有一阀门、转动闭合能取稻谷,质检员右手把铁芊插入装稻谷的“蛇皮袋”,取出袋子底下稻谷出来质检,左手拿着稻谷,右手一粒一粒往嘴里丢,一粒一粒咬着再吐出来,看看稻谷干的程度,这时,质检员趾高气昂地比划着:“这个可以收购、那个太潮拉回家晒干再来”。
    timg (7).jpg
        那时候,每家先交公粮,再卖超产粮,公粮每家有额定任务,交公粮比超产粮价格低三分之二。好不容易我家的稻谷卖掉了,粮站院子里卖冰棍的人怪声怪气大声吆喝着:“绿豆冰棍、奶油冰棍、五分钱一根、香甜可口、生津止渴”,父亲拿出一毛钱买了二根冰棍给我,父亲知道这是我的最爱,也是一种奖赏吧!记得隔壁王婶,在镇上买了四根冰棍、准备回家给孩子吃,回家一看,冰棍融化了、只剩下四个木签,王婶骂骂咧咧舍不得花了冤枉钱。
       三、插田
       田间的稻谷收割完,父亲牵着老黄牛,用犁、耙交替把田块精耕细作,老黄牛在前面卖力的拉着,吐着舌头急促地喘着粗气,为了赶时间,父亲有时候会用鞭子抽打着老黄牛,嘴里嘟囔着:嘿起!还不快点!父亲在田里耕作时,母亲在秧田拔秧苗,拔秧苗是技术活,拔的时候要用力均匀,秧苗根不能拔断、还要整齐有序,一把一把用稻草扎好,我只能帮忙搬运秧苗。隔壁田块拔秧苗的小伙子小王,看到田埂上有一美丽的陌生少妇路过,眼睛看着我们高喊:“亲爱的,房门钥匙放哪里了”,少妇大骂:“哪来的野种,还撒野”,顿时,田上田下热闹起来“你家的媳妇回娘家,房门钥匙都不告诉你放哪儿,哈、哈、哈笑声一片”,单调繁重的双抢,有时候,人们也说说笑笑。
    timg (1).jpg
        上午,秧苗一把一把均匀分布在田里,在母亲指导下,我一排插四颗。忽然,脚小腿一阵疼痛,一条蚂蝗紧紧叮在上面,我惊吓得赶紧跑到田埂上,蚂蝗已经滚圆滚圆了,十分害怕地把它从腿上拽下来。母亲笑着说:“没事的!你今年二年级了,要努力学习,将来考起大学吃“国家粮”,坐办公室月月拿工资,就不用务农了”。这时,大队书记骑着自行车路过,打招呼说:“天气炎热,防止中暑,你们要劳逸结合,注意保养身体”。过了一会,又继续下田插秧了,到了傍晚,天气稍微转凉,这时,蚊子嗡嗡作响,蚊子在身上叮咬着,被咬处马上起一个大的疙瘩,奇痒难受,赶忙用插秧的泥巴手在身上拍打着。母亲说:“中午太热,傍晚凉爽一点,就坚持一下”,就这样母亲要我先回家,记得“双抢”期间,大人们都要到晚上九点左右才回家歇息,晚上,母亲说:“明天起早一点继续割稻,等双抢结束,我们一起到你舅舅那里玩”,舅舅当时是县农机二厂上班,因为舅舅厂里有一台黑白电视机,可以看动画片。

        几十年过去了,难忘儿时的双抢,留下美好的回忆,随着科技发展,人民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珍惜当下,愿祖国更加繁荣富强!


    作者:查 楚 ,原名:查结明;  安徽省太湖县人.;闲暇用朴实文字点缀平凡的生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