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69|回复: 0

[其它] 碎碎念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8-8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人说,幸福,就是找一个温暖的人过一辈子。
      我很是认同。
      就算找不到那个温暖的人,那也要努力把自己变得温暖。那么,当你想抱一抱自己的时候,至少,不那么凉,也不那么悲伤。
     “温暖”二字,以及窗外若有若无的玉兰花的香气,让我情不自禁想起二十多年前的宜城,我那美丽的语文老师。
       约莫五六十岁年纪,总爱穿着一身曳地长裙。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每年玉兰花开的季节,她总爱别一朵洁白的玉兰花在襟前。每当她轻轻走过,空气中总留下淡淡的、若有若无的玉兰花的香气。
       优雅,悠长。
       让人难忘。
       青春期的我,是个非常骄傲又非常自卑的孩子。这就注定了我们的初初相遇,一定不是那么融洽。
       那是她的第一堂课。
      当时恰逢大洪水,她点完名后,让我们在学校的黑白电视机里看解放军叔叔抗洪救灾现场,看完以后说“我想同学们一定很有感触,那就写一篇文章吧,最少800字。”
       我是个随性意气的人,不愿受到一点点拘束,哪怕只是800字这样小小的不自由。我拿起作文本,随手洋洋洒洒就写下了一首诗,四五百字。
       本子发下来的时候,没有我的。
       语文课上,她拿着我的本子走到我跟前,轻声问我:“这是你自己创作的吗?”
       我的人格,瞬间受到了天大的侮辱,我强压住心头升腾起的无名火,语气也就变得不那么恭敬起来“您说呢?老师?”
       她并没有因为我的挑衅而生气,而是冲我笑了笑。
       那笑,宽容而温暖,像极了阳春三月的风,轻轻柔柔,充满爱意——天知道这对于一个长久超级缺爱的青春期孩子来说,是多么容易使人泪奔啊!
     “下面我给同学们朗读一篇范文。”她拿着我的本子转身回到了讲台上。
于是,我和我的诗,就这样仓促地、没有任何预兆地,与一群陌生的同学熟识了。
      ……
      其实想来也惭愧,对于这位带了我们三年语文的老师,任凭我再怎么努力,也还是想不起她的名字、她的面容,只记得那长裙轻曳的身影,以及她所过之处,一缕淡淡的玉兰花香。
      就像今夜,窗外淡淡的香气,似有,似无。
      而我,也早已不是那个青春期的刺儿头,时光磨平了棱角。就连思念,也变得温柔了起来。
      在我们漫长的一生里,总有那么一些人,路过你的生命,不管你记不记得起她的名字、她的容颜,但她总会有自己独特的方式,在你的记忆里,永远温暖,而鲜活。


      由于账号被封的缘故,很长一段时间进不来家园论坛,心里甚是伤感。
     太湖是我的故乡,魂牵梦绕,却又回不去的地方,是一个汇聚了许多才子才女的地方。有的时候,哪怕不写什么,只是随便看看,亦能让人的心变得山长水阔起来。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通过申诉,家园管理员给予了放行,感谢这难得的相聚,谢谢。
                                                                                                                                                                       ——秋水长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