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2639|回复: 104

请关注:大石女大学生瘫痪8年坚强求生 网上开画展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12-4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大家有空能去看看这位坚强的女孩

——————————————————————————————————————————————
——待资助人资料——————————————————————————————————————

      查群芳QQ:1518571003

联系电话:0556---4543090

家庭住址:安徽省太湖县大石乡西湖村华立中心组查家大屋。

母亲:汪水莲。大姐:查乐群。
———————————————————————————————————————————————
——待资助人情况介绍————————————————————————————————————

       二十七年前六月二十五日,我出生在一个落后的农村,那里布满了封建思想的阴霾,无知的农村人根本不理解计划生育的意义。母亲深爱着父亲,为了让父亲活得有所谓“男人的尊严”,母亲不怕分娩之痛,在生完三个姐姐之后把我带到了这个美好的世界上,对一个生命来说,那是一种幸运吧,可这种幸运的背后终将背负太多的苦难,因为父亲是一个肺结核患者,母亲是外婆四十三岁生的第十三胎孩子。外公外婆在母亲才九岁的时候双双共赴黄泉。超生对这样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错误。然而对我来说,让我有幸来经历这世间的苦难,体味世间的太多真情。
  
   父亲是一个肺结核患者,家里七口人却只有四个人的土地,父亲带着病为了我们的生计和学费不停的劳作,在那厚重的黄
  
  土地上耗尽了他年仅十四五岁的生命。但我知道父亲流过的每一滴汗,他耗尽的所有心血都变成了我们血管里的血液流淌在我们心间,滋润着我们的身体、我们的成长。
  父亲在1993年八月初二那天傍晚去世的,我才十岁,小妹才六岁。农村里有句话“家里无病人,牢里无罪人”才好过日子,父亲走后,家里已经为挽救父亲年轻的生命,欠下了许多外债,家里一贫如洗。为了替父亲办完后事,母亲给许多人下了跪。母亲一生上跪天地,下跪父母,不曾向困难低过头,弯过腰,却为了父亲和我给许多人下过跪。母亲用柔弱的双肩挑起了家庭的重担,继续供我们读书,为我治病,大姐没有读书,舍不得母亲的辛劳,招赘夫婿在家帮着种庄稼。家里还是四个人的土地,三年内,大姐又添了两个小孩,由于孩子之间未间隔三岁,属于超生范围,第二个小孩罚了款。后来土地改革,家里添了土地,有九个人的土地了,可沉重的税负和连年的棉铃虫灾让家里除了做点口粮外,总是所剩无几,记忆犹新的是,每逢年关的时候,家里仅有几十来元的办年货的钱。母亲的勤俭持家,还是让我们在没有父爱的日子里,过了一个又一个温暖的新年。
  
  二姐和三姐在初中毕业后就外出谋生了,少了两个孩子读书,母亲看似可以轻松一点了,但事实未能如人所愿,我的病一直是母亲心头最重的石头。母亲在我出生的时候,就预知我将来体弱多病,因为我出生比母亲推算的预产日期推迟了十天,在农村流传了这样一句谚语——过月女,一条鼠;过月小,一个宝。事实验证了这句话的正确性。正因为如此,父母给了我最多的疼爱。可我还是不能让父母省心。
  
  从我两岁的时候,我就患上了“蚕豆病”,我的小便像隔夜的浓茶一样,父母把我带到附近的赤脚医生那里治疗,医生给我打吊水,那时的针管很粗,小孩的血管很细,医生从手上挖到脚上,又从脚上挖到头上。疼得我直求饶:好爹嘞!我好了!好爹嘞!我好了!。最后盐水还是没有挂进去,父母不得不把我转到县医院,母亲依稀记得医院给我输了血。羸弱的体质加上生活的清苦,使我一直被疾病纠缠。我的内脏似乎没有发育好,在小的时候,我的肚子很大,也很能吃,可吃了就是不消化。经常肚子疼得要父亲把我放在摇篮里摇,经过摇篮来回的震动,我就有要吐的感觉,等我把没有消化的食物全都吐出来,身体才好受了一点。这种疾病一直持续到现在,可能是由胆道蛔虫转化成胆囊炎进而转化为肝内胆管结石的。
  
  从小我就是一个乖巧听话的好孩子,从不违背父母的意愿,可在尿床这件事上我没有赢得母亲的好评。我经常在三更半夜在睡梦中被母亲惊醒,母亲啪啪几下打在我的屁股上,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又犯错了。母亲的做法是错误的,母亲并不能打醒我,这是身体虚弱的一种表现,一直到高中,我还在寝室同学面前丢过脸,弄得我十分尴尬。
  
  六岁上学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手腕以及肩部经常疼痛,那时我就穿着一件棉袄,里面没有毛衣穿,我的肘关节到腕关节冻的冰凉的,刺骨的疼,我回来对母亲说,母亲就在我的手腕上系了一块手绢,我似乎暖和了一点。也许那时类风湿已经潜伏在了我的身上,类风湿是一种全身性疾病,它会慢慢破坏人体的各种功能,首先从关节上开始,非常的残忍。从六岁开始,我就一种处在关节的变形和疼痛中,但那时健康意识在农村,在家人的思维里很薄弱。一直到上初中一年级(13岁)的时候,我的右手在学校里肿的像个馒头,火烧火辣,疼痛难忍,衣服都要三姐帮我穿脱,疼得我直哭。在1995年,那时医院里对类风湿似乎也束手无策,我在安庆市立医院抽血化验确诊为类风湿。医院里采取吊水消肿,住了二十几天院,我的疼痛并未消除。花掉母亲辛辛苦苦养大的一头大肥猪的钱,换来了主治医生“十年八年也难得好”这样一句话。母亲带着我心灰意冷的离开了医院。
  尽管家境贫困,经济拮据,母亲也并未放弃对我的治疗,只是迫于贫穷和无知,在我带病求学十三年间再也没有去过市级以上的正规医院治疗,而是在周边一些县城的诊所里治治歇歇。一些没有医德的庸医在中药丸里私自掺杂了激素,而我和母亲却浑然不知。在怀宁的治疗使我误入歧途,摊上了激素,一吃就是七年,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期。
  
  类风湿是一种全身性疾病,它会慢慢破坏人体的各种功能,非常的残忍。由于药物和疾病的双重毒害,和学校里带咸菜的寄宿生活,我的体质很差。在高二的时候,我又被检查出-----甲状腺功能亢进(甲亢)。
  
  在我复读考大学的那年,在贵池一医生那里,他端着一本《本草纲目》为我自配虎骨药酒,我一边吃着药丸,一边喝着药酒,这对我的病情的恶化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在我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个暑假,我的病情如山洪爆发般向我袭来,久病的身躯再也抵挡不住了,我发着高烧,膝盖肿的蹲不下浑身疼痛,整个身子非常沉重,为了急于走进大学学习,我又被望江一诊所的医生骗得团团转,医生刚开始给我开了大剂量的中药,我仅有的一点体质被这份量太重的药物拖垮了,不到两个月的治疗,身体异常虚弱,不能走路,,加上母亲和我急切催促,因为开学在即,最后医生黔驴技穷,为了摆脱我这个棘手的病人,他故技重施,学着怀宁医生的样,自配掺杂大量激素的药丸给我吃,我在大学就读两个月,后病来如山倒,识破了医生的狡诈。而我就在家境的贫穷、自己的无知和医生的玩弄之间丢失了自己的健康和求生的希望。在疾病的困扰,贫穷的困惑中陷入无奈和彷徨,眼前一片迷茫。
  母亲不是医生,也没有足够的钱为我治病,但她却为了帮我控制病情的发展,饱尝生活的各种艰辛,深深地体味了世间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在怀宁治病的七年中,母亲带着我来来回回的穿梭了不知道多少趟,母亲为了用很有限的钱换取最大的利益,为了多为我买几粒药丸,一上车就和司机说好话,少给一元车费就可以给我多买一粒药。长此以往,车主厌烦了母亲,对我们失去了同情心。记得一个烈日炎炎的夏天,在我们守候在怀宁马路边等待仅有的这一辆直达汽车回家的时候,汽车加速从我们身边疾驰而过,母亲不认识路线,转了几趟车,车子在半道上就忽悠我们下车,他们好继续载人。在距离家几十公里之外,母亲从正午一直走到晚上九十点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中,又饥又渴,途中还摸黑走了一段很坎坷的山路,高一脚,低一脚,险些栽倒。母亲为我付出的一切,我一言难尽,家里经常为没有学费,没有替我治病的药费,那时就连那一元钱一粒的药都吃不起,而争吵。我能体味母亲的不容易,一头扎进浩瀚的学海,把自己因病而辍学的课程全都补上,在国家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当届,我如期考上高中,这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也出乎我自己的意料,第一次预选考了525.5分,经过一个月的冲刺,中考考了628分,差重点中学三十几分,进了仅次于重点中学的一所高中。
  
  上了高中,学费和车费、生活上的费用,药费给母亲增加了很大的压力,尽管我的病情在一步步的恶化,我没有告诉母亲,我知道母亲也没有办法。在高中的学习,我稚嫩的内心承受了太多的压力,身体虚弱,疾病像潜伏在我身上的恶魔,它不仅扭曲了我的身体,也扭曲了我的心灵。它把我的自信索走,它给予我自卑,它慢慢残忍的吞噬我本该怒放的生命,阻碍我的身体发育,让我的各个关节畸形,让我发烧,让我生活长期受限制。那时我不仅想自己像同学们一样有个美好的未来,我最大的愿望还是想自己能在考取一个好大学找到一份有钱的工作把自己的病治好。在我带病求学的十三年中,不乏病痛的折磨,我茫然而又无助,我把希望全都寄托在自己的身上------我一定要考取大学,考取大学我就能找到好工作,就有钱治病了!在临近高考的几年里,我感觉自己的病与日加重了,我很无奈,心里很痛苦,我就祈求上天让我的病等等我!现在回想起来,觉得真的很可笑,其实真的可笑吗?那是一种极度无奈的心灵寄托,也许宗教信仰就是这样诞生的吧?!还有一件事,让我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人生真的很无奈!在我首次大发作的时候,母亲打听到湖北一个有望控制类风湿的医院,却因为没有足够的钱,再加上路途远,而没去成,然而时隔七年后,我带着学校里老师、同学、教职工捐的钱去治的时候,我已经病入膏肓了!一切都不可以从头再来啦!一切都不可以从头再来啦!
  
  我自己的努力、母亲和家人的支持得到了现实的回报,我找到了一条通向成功的捷径,在2002年的暑假,我以低于重点线十分538分被安建工建筑系园林专业录取,我接到了安徽建筑工业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但是这唯一的一线求生希望并没有结出希望的果实,虽说“每一次花开都为孕育一枚果实”,但是也有枯萎的希望之花不结如愿的果实。希望像美丽的流星一样划过天际就转瞬即逝了。我还没来得及笑一笑,灾难来了。我的病情如山洪爆发般向我袭来,久病的身躯再也抵挡不住了,我发着高烧,膝盖肿的蹲不下浑身疼痛,整个身子非
  
  常沉重。为了不想放弃这来之不易的求生希望,我又一次病急乱投医,去了望江县城一小诊所,又一次被欺骗和玩弄。
  
  在大学我生活了大概两个月,就回家了。我感觉自己身上的病让我很难再坚持下去了,回家没多久,我彻底的病倒了,从那次病倒,我就再也没有站起来过,学校里、县政府里的捐款让我在湖北咸宁麻糖风湿病专科医院,住了五十多天院,在那里过了我一生中最难过的第二个春节,第一个就是父亲去世那年的春节。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肝内胆管结石乘虚而入,大发作,一般的治疗不起作用,医院对我束手无策,催促我转院,先把结石治好,再治类风湿,这是非常时期的权宜之计。
  
  生命的崇高在于它的顽强,哪怕是再卑微的生命,小草都是值得人们充满敬意的。在这世间,没有一个生命是孤立存在的,每一个生命的身上都凝聚了世间人们太多的爱意。家人东挪西借,四处筹钱,只要有可能借到钱的人家都留下了家人那沉重而急促的足迹。有了金钱做后盾,我才得以在病重期间到安医附院做胆囊切除手术,老师和同学都去看望了我。在车子途经安建工大学校门口的时候,百感交集,我知道自己再也无缘这所我一直追求的梦想希望之门了。
  
  术后,我回到家中静养,按照湖北医院的医嘱,我是应该做完手术就过去治疗的,但是家里已经负债累累了,再也没有钱去湖北治疗了。我的病情继续恶化,我慢慢的失去了仅有的用手吃饭的自由,我的身体变得僵硬起来,身上的疼痛一直陪伴着我。关节继续变形,病魔在我身上继续它的杰作,把我慢慢地变成了一个佝偻蜷缩的异类,仅有两只胳膊仅有30·的活动范围,局限于腰际间。
  
  瘫痪在家八年了,我得益于国家、亲戚、朋友、老师、同学、学校职工的援助,生命
  
  才得以延续到今天,母亲和大姐在长期的辛劳之中相继检查出,腰间盘突出病,母亲的病史很长,有十几年之久,情况很严重,在家拄着拐杖走路,发起作来,坐立难安,连端个饭碗都吃力,却还是要为我做这做那,鞍前马后,因为我的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这是一个吃喝拉撒睡都得依赖家人的概念。大姐的病情稍微轻一些,可迫于生活的压力,两个孩子都上高中,大的明年就要上大学,姐夫在上海工地打工,收入很微薄,勉强维持孩子的学费、生活费的一部分。大姐揽下了五亩地的庄稼,水稻、棉花、杂粮,像男人一样干着很繁重的体力活和我的日常生活起居。
  
  当我在今年暑假得到一台二手电脑,我用自己的药费联网,想让外面的朋友知道我的故事,帮帮我。我在类风湿论坛爱康之家,北大人民医院栗占国教授的一篇访谈中找到了答案,我可以通过手术做一些肌腱的纠正,或者置换关节。不过一个好心的患友告诉我,他做了一个膝关节腔镜清空术花去一万六,他告诉我做关节置换,可能要十多万,因为我的大部分关节都定型了,我想站起来。还有一个消息令我很兴奋,就是幼年类风湿的治疗情况将会比较乐观。家里几个出嫁的姐妹总共能凑出两万左右。
  
  母亲和大姐带着病痛,牺牲自己的健康为了换得我的苟延残踹。人最宝贵的是生命,它给予我们仅有一次。我的这次求助就是想自己的生命能在大家的爱心奉献下得到一次重生。在强大的病魔前,我是弱者,在可怕的现实前,我极其卑微渺小。瘫痪在家的八年,孤苦,茫然,无助。
  
  坐在家里如一尊雕塑一般,像祥林嫂一样,眼珠间或一轮才知道我还是一个活物,仿佛这世间忙忙碌碌的一切人类和动物,包挂地上搬运粮食的蚂蚁和那些引项而歌的母鸡们似乎都在嘲笑我,笑我像废物一样,连只蚂蚁都不如,至少蚂蚁是健康的自由的,它是自己在劳动,而我却像吸血鬼一样吸吮着母亲和大姐的健康。家门口经常有一个天生的傻子出没,在这个时候,我在他面前是弱者,我害怕他,怕他到我家来打我,因为我完全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只有挨打的份,母亲就用锁把我锁在家里,我连屋外的天空都看不到了,我只能看到从门缝里射进来的一缕阳光。我看着这阳光发呆,我的生活里就剩这一缕阳光了吗?陪伴我的只有家里生蛋的母鸡,还有穿来穿去的老鼠,还有一只黄鼠狼和一条从家里壁缝里往外攀爬的毒蛇。
  
  家庭条件的复杂和多重性,家人为了生存,带着病痛没有极限的劳作。家人在自身生存的压力中夹带这我这个残弱的生命已经走过了含辛茹苦的二十几年,其间包含着彻底瘫痪的八年的吃喝拉撒睡穿脱的起居。死亡离我和母亲都不遥远。母亲患腰间盘突出病,十几年了,,病情严重,还夹带着各种其他的身体疾病,萎缩性胃炎,严重贫血,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嘴里有时一吐就是几口鲜血,早上起来,嘴里就是已经凝固的黑色血块。她经常说她自己怎么这么乏力呀!像失了魂一样!母亲的胃也很不好,只能吃很少的饭有时候根本吃不下,还老犯胃病。六十了,人到了这个时候都在走下半步了,身体一年比一年衰弱,疾病在身上一年强势一年,不能吃药,胃不行,不能开刀,钱不行,体质不行,严重贫血;保守治疗吧,家庭条件不行。大姐,侄子明年上大学,侄女读高一,自己虽能吃药,但还要做很多繁重的体力活,病情没有保障,再有腰间盘也治不好,休养才是正确的治疗方式,矛盾吧?我,废物一个,吃喝拉撒睡没有一样能,家人给我一天活头才有一天活头。类风湿在我身上盘踞了二十几年了,一条腿在萎缩,肝内胆管结石还时常发作,如果不能筹集到足够的钱去做手术,恐怕再也没有控制住病情的希望了。换句话说,我就会拖累母亲和大姐一辈子,直到我死,或者母亲被我拖死。
  
  我身处在这样的一个境地,没有理由放弃这来之不易的生存机会,苦难也是人成长的土壤,它可以毁灭一个人,同样它可以造就一个人,所以我用自己残存的健康来用心描绘我对生活的无比热爱。我不甘心自己饱读诗书的一生就这样在疾病的折磨中渐渐的沉沦下去,我想站起来,想拯救自己,拯救家人,我想用自己的才情和智慧来博取大家的怜爱和帮助,我用残存的健康用心描绘着我对生活的无比热爱,存在即价值,这是我人生价值的所在。
  
  人间自有真情在。
  
  但愿普天之下的的好心人,带着对卑微生命的敬意,带着自己发自内心的善良与仁爱,带着对这个这个在苦难中挣扎女孩的怜爱和同情,带着对这个这位母亲这个家庭对残弱生命的不离不弃的真情感动,带着这位残疾女孩用色彩绘制求生希望的支持·····施与爱心,递赠希望与温情。


————————————————————————————————————————————————————
——待资助人图片说明——————————————————————————————————————————

为了给大家呈现一个真实而透明的家庭的苦难,我来为图片做一下简略的文字说明,尽管在图片面前,文字显得苍白无力,必要的介绍还应该是有的。我生活了整整二十三年的地方,这里留下了太多美好的回忆。斯是陋室,惟吾德馨!人往高处走,好;思家如水流,长。




       回忆还在,永远那么清晰可见,触摸得到,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家早已成了危房,就在四年前,我和母亲随着大姐搬进了一栋人家住了十多年之久的旧楼房,借钱买下居住,村里的人家都做了暂新的漂亮的高楼,大姐又买来一些涂料,把墙壁粉刷一新,只要有爱,家就是温暖的,们住的同样很开心。



      每天早晨,大姐把我穿戴好,就从房间里把我抱出来。大姐自从患了腰间盘突出病后,抱我的时候经常说腿很痛,我又不是个小孩子,七八十斤。我就这样在家人的关爱和辛劳的付出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母亲老了,病重了,大姐也在步母亲的后尘。




      大姐把我放到椅子上坐好。



      大姐把拐杖放在我的腋下支起来,然后用绳子把我绑在椅子上,我好借助椅子和拐杖的支撑,挪动身体,做短距离的旋转,以方便绘画、吃饭、打电脑、大小便。我尝尝在母亲面前戏虐自己是“蜘蛛侠”八只脚,笑话母亲三只脚。




     我在吃饭,像动物一样吃饭,却远远没有动物那么大的本领,嘴巴不够长。



      碗底的吃不到,大姐帮我,有时是母亲帮我,看情况。母亲忙了,就是大姐,大姐急了,就提前“撤”,母亲就光荣上岗。母亲是部长,大姐是副部级的。



      副部长将碗里的稀粥让本帅一饮而尽。



      副部长喂我吃药,饭后吃,对胃好一点。


     母亲喂我喝水,由于类风湿常使我口干舌燥,我要喝很多的水,每天上午下午都各要两三大杯,母亲有时倒水是很吃力的,但她从来都不让我口渴。妈妈,我爱你!





      母亲将我的杯盖盖好,以免灰尘落进杯里。夏天怕苍蝇蚊子掉进去,生活上我受到母亲和大姐无微不至的关怀,我很幸福但也很痛苦,因为我的快乐建立在母亲和大姐的痛苦之上,我索取者她们同样带着病痛的健康。


     



      母亲拿来便桶,我要小便,水喝足了,尿就多,每天上午下午至少两三次。大姐忙于农务,母亲主持家里,这是母亲的病情很严重的时候,干不了农活了,才在家里。母亲是个劳动的好手,常常把我一个人锁在家里,跑到地里去干活,以最快的速度干完,又急急忙忙跑回家,怕我尿急。母亲病重了,不能干农活,她自己很失落,我却能拥有母亲的朝夕相伴。

         


      母亲帮我解开裤子,她的腰弯不下去,腿站不了长时间,只能坐着帮我弄这一切,以前是站着帮我弄的。妈妈,女儿真的不是个好女儿。


      


      小便完,母亲帮我重新绑在木椅上。


     我利用胳膊仅有的30的活动范围,局限于腰际间的幅度打着电脑,画着画。艰难而快乐,因为我在寻找希望。


      


     电脑的宽带连接出现问题,母亲按照我的指挥为我排除故障,我的一切都包含着母亲和大姐的辛劳付出。


         


     我的画桌和画作。


      



      看看庐山真面目吧。我笑了,笑的很难受,牙齿让中药西药给毁了,没有一粒白的,门牙都快保不住了,“两颗洁白的门牙要光荣下岗啦!”我该怎么见人哪?妈呀----

      


      母亲大姐和我的合影,我永远的支柱,永远的靠山!妈妈,大姐,如果我不能站起来,我真的愿上天让我先你们而去,因为如果在百年之后,母亲和大姐你们要离开我了,我该怎么继续走下去?我害怕,我怕孤单,我怕没人像母亲一样爱我,怕没人像大姐一样照顾我。
  


      



     大学肄业证书,只读了两个月,母校的老师还是给我颁发了三年的证书,留给我做纪念,因为这里凝聚了太多的心血,母亲的,我自己的,家人的,老师的。为了迁回户口,接到妹妹为我退学拿回的肄业证书,我的心里很难过,一个破碎的梦托在自己的手上。

      



      

———————————————————————————————————————————————————
——相关报道—————————————————————————————————————————————

以下文章来自各大报纸媒体以及新浪、网易、搜狐等网络媒体

瘫痪农村女孩网上开画展

        查群芳在画画。


  本报讯 (记者 李媛)近日,已经瘫痪在家八年之久的安徽太湖县大石乡西湖村的农家女孩查群芳,在网上开起了“画展”,尽管只有十余幅尚显青涩的画作,却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网友“小白_贝贝”表示,“小芳妹妹,看了你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的话语,看了你用心画出来的画儿,看着你诙谐幽默的语言,体味着你坚强的意志,我眼睛湿润了。”
  记者就此采访了查群芳,她告诉记者,这些画是她“今年的成绩”,是她用仅能转动30度的双手,在一年里一点一滴积攒出来的成果。
  考上大学却只能读两月
  查群芳出生于1983年,从6岁起就与病魔打起了交道,患上了类风湿病。在她十岁那年,当时年仅四十五岁的父亲就因肺结核去世,本就捉襟见肘的家境一下子一贫如洗。更为不幸的是,父亲去世不到一年,查群芳就忽然发病,要养大五个孩子的母亲没有足够的钱带她到大医院治病,只能带查群芳去周边县城的一些小诊所里,治治停停,由此耽误了她治疗的最佳时期。
  “我那时最大的愿望是一定要考取大学,考取大学我就能找到好工作,就有钱治病了!”查群芳告诉记者, 2002年,她被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建筑系园林专业录取,但就在接到录取通知书之前,她的身体却垮了。查群芳最终只在大学里就读了两个月,就不得不退学回家。
  “虽然大学只读了两个月,但学校还是给我发了一张三年的肄业证书,只是,接到妹妹为我拿回的肄业证书时,我的心里很难过,就像一个破碎的梦托在自己的手上。”查群芳说。
  查群芳还告诉记者,在自己病情首次大发作的时候,母亲曾经打听到湖北某个医院或许能控制类风湿病,却因为路远缺钱没有去成。“然而时隔七年后,我带着学校里老师、同学、教职工捐的钱去治的时候,我已经病入膏肓了!一切都不可以从头再来啦!”
  受尽苦难画画作寄托
  退学回家后,查群芳只能在母亲和大姐的照料下度日。由于全身关节大部分遭到破坏,查群芳几乎没有生活自理能力。每天起床后,母亲和姐姐都要帮查群芳“武装”:先在腋下支好两只拐杖,再用木椅上的绳索把她束缚在椅子上,以便她能借助两只拐杖带动木椅挪动自己。查群芳告诉记者,自己常跟因腰椎间盘突出而拄拐杖的母亲开玩笑:“妈,你才三只脚呢,我八只脚,我是蜘蛛侠。”
  事实上,查群芳这样乐观的自嘲,也是经历了漫长的颓废之后的顿悟。一度,母亲和大姐出去劳动时,被锁在家中的查群芳连屋外的天空也看不到,只能看着从门缝里射进来的一缕阳光发呆。但恨过怨过颓废过之后,查群芳开始自学“画画”,以此作为漫漫长日里的精神寄托。
  “先用铅笔画,错了,或者自己感觉不好不对,就擦了,重画,错了又擦了,再重来。画好铅笔勾线的轮廓,再上色,步步都是挑战。我也很害怕,壮着胆子画,每一幅既是草稿又是成品。”就这样,简单一点的画,查群芳要画九十天,稍微“仔细”一点的画,就要耗费半个月多的功夫。
  对一幅花了半个月才画好的名为《秋》的画作,查群芳是如此阐述:在落叶飘零的秋天同样有菊花的绽放,秋不哀怨,同样孕育着生命的希望。其实,在最炎热的夏天,查群芳还画过一幅《菊花和小猫》,因为“野菊花的生命力异常旺盛,我很喜欢”。查群芳说,老舍曾在《养花》一文中写道:有喜有忧,有笑有泪,有花有果,有香有色,这便是养花的乐趣。我想这也是人生的乐趣。
  画画之余她写诗乞讨
  “我就这样在家人的关爱和辛劳的付出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瘫痪的八年来,很多人帮助过我。”查群芳告诉记者,自己接到过很多学生的捐款,但每次她都觉得既高兴又沉重,因为在校的学生自己并没有收入,却为她献出了生活费。“但形势逼得我不得不求助,母亲病了,老了,大姐也在步上母亲的后尘。”
  今年暑假,查群芳的妹妹给她带回一台二手电脑,接触到了网络的查群芳,逐步开始上网求助。自嘲是“大部分关节都像孙悟空施了定身法,定住了”的查群芳,为了迁就只能转动30度的双手,把键盘放得很低,向陌生的网络写出一封又一封的求助信。
  冬天到来之后,为了让自己的求助更直观可信,查群芳请了“照相的人”到自己家拍照,“那人很照顾我,可怜我,不要我的钱,为了表示感谢,家里最后还是给了她六个鸡蛋和一小袋桔子。”
  在网上,查群芳查阅资料,和患友交流,发现如果能“去北京大医院做关节置换,肌腱纠正这样的手术”,就有可能获得生活自理的能力,“家里的难题才可以解决了”。查群芳表示,事实上,瘫痪八年来一直没钱去大医院看过病,只在家里吃湖北某医院寄来的中药,控制病情的深度恶化,“但还是没能很好地控制住”。
  “现在我是一次买六百元的药,吃吃歇歇,因为胃不行,身体吃不消。想站起来,恐怕不是一次手术能完成的,手术肯定很费劲,不是朝夕之事。”
  久卧病榻,使得查群芳有了更多对人生的思考,于是,她迷上了写诗。
  她说:“我不否认这是诗意的乞讨,我想用自己的才情和智慧来博取大家的怜爱和帮助。我希望有一天我的画能卖钱,去做手术,我不奢望自己的病能完全康复,我只想让自己站起来,不让母亲和大姐再为我操心劳累。”
  我有一个梦想
  梦想有一天
  亲手为母亲倒上一杯茶
  叫一声:妈妈,女儿给您老敬茶啦
  我有一个梦想
  梦想有一天拥抱我所有的亲人
  紧紧握着她们的手
  说一声:谢谢了,辛苦了大家
  ——查群芳
  妈妈,我不想做风中的沙粒
  左吹左转,右吹右旋
  找不到人生的方向
  掌握不了命运的舵盘
  我用火一样的热情去泼洒那冰冷的画卷
  我不知道这里是否存在希望?
  希望是否太渺茫?希望是否太久远?
  我已经走到无奈的边缘
  我无处彷徨
  ——查群芳《妈妈我想对您说》节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12-4 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大家能帮帮这个坚强的女孩

以下是查群芳在网上发的她的一些习作和她附注的说明:

<晚归>这幅画的意境取自“牧童骑黄牛,歌声震林樾。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只是采用了诗的意境,没有照搬,水牛那对美丽的犄角是象征它荣誉的光环,牛,很辛劳,它用自己的辛劳换来他人的欢笑,用行动点燃收获的金秋。又一幅得意之作,树的色彩很成功,上面有一只蝉,树干很伟岸,阳光也处理的较好,有点印象派的味道。



《菊花和小猫》这幅画在夏天最炎热的时候画的,耗时很长,菊花的叶子过于琐碎,有些难度。野菊花的生命力异常旺盛,我很喜欢。老舍曾在《养花》一文中写道:有喜有忧,有笑有泪,有花有果,有香有色,这便是养花的乐趣。我想这也是人生的乐趣。小猫在菊花丛中玩耍,一只大点的贪嘴猫咪在水边看着水中自由自在的鱼儿望洋兴叹。



<悲天悯人>观世音菩萨,这幅画中人物的面部肤色用色很成功,尤其是那腮红。头发的配色非常好,飘逸的纱巾也有点透明的感觉。天空中的色彩很丰富,大家看在眼里。圣水透着七彩光环,代表吉祥。这幅画人物的髋部过于大了点,佛光普照的光环不是很美观,以后会注意的。




《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荷花



<夕韵>这幅画描绘的是夕阳西下,半江瑟瑟半江红、倦鸟晚归的江面图景。在构思的时候,只画了下面芦苇边的一只白鹭,母亲说,太孤单了!这才有了另一只白鹭。其实我的心里是没有另一只白鹭的,为了使这副画显得温馨幸福,我接受了母亲的意见!



<爱在春天>在意兴盎然的春天,处处充满生机和活力。母亲的怀里是温暖的,在母亲的身边是一种爱,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是一种爱!





<春江晚景>这幅画的用色很淡,传上来之后,桃花也看不清,水面上的落花也看不清。最后一句“正是河豚欲上时”是想象,我有意把一条小鱼“跳”出了水面,至于它是不是“河豚”,我也不知道!得问它!《惠崇春江晚景》: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芦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栀子花开>栀子花清香淡雅,它伴随着我的成长。在孩子的眼里,最富有的不是钱,而是想成为花的富翁。每当采摘到很多的栀子花,心里别提有多满足了!觉得自己非常富有!




<荷塘记忆>这幅画中唯独让我喜欢的是那个荷花苞,和那朵含苞欲放的荷花,还有那露珠。怒放的荷花的每一片花瓣的尖端我把颜色画过了,花瓣看起来很生硬,荷叶有些稀少。当画作完工后,我才发觉画面上少了样东西,原来缺了一对翩翩起舞的蜻蜓!



<荷塘记忆>这是我最得意,也是我最喜欢的一幅画。画的是“荷”的一家,最大最高的荷叶像遮风挡雨的“父亲”,怒放的荷花像清秀漂亮的“母亲”,中等的荷叶,含苞欲放的花苞像“花季”的儿女····画面上加了两只小动物,给荷塘增添了情趣和动感。有一句诗“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白鹭,取自李清照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白鹭在水里的倒影是我特意画的,我很喜欢!荷花的颜色第一次调配成功!



《段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这幅画虽然没有把这首诗的意境完全的表达出来,没有达到我想象中的效果,但依我现在的水平,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哎呀,蛋哪>这幅画采用了夸张的手法,鸡的脖子和嘴巴,惊恐之状。老人的嘴巴,肤色和皱纹,尤其是嘴巴,夸张的吃惊神态。这幅画有点写实的用意,一只黄鼠窃取老奶奶的鸡蛋,母鸡和老人同样惊恐而愤怒。鸡的惊叫之声唤来了老人,一只鸡都飞到了老人的床头边上,黄鼠则很嚣张,爬到了老人的床上逃窜,胜利狡黠的神情。全然不把老人放在眼里,这从嬉笑中反映了人与自然的激烈竞争



<遥远的海边>我的首幅人体艺术画,没有模特,如果那些地方不标准,还望大家海涵。这幅画意境很美,我的用意在挑战人的欲望,如果你觉得她就是你的意中人,那我的目的达到了。人是自然之精灵,衣着是生存的需要,美感是精神的渴求。每一次花开都为孕育一枚果实,女人如花,女人之花、人生之花又该孕育怎样的果实?再出色的画家也无法画出合乎每个人想象的画来,永远也画不出想象的美丽,留给观赏的人想象的空间就是最美丽的画了。头上的红纱巾漂亮吗?想看看她的脸庞吗?她就是你的梦中情人,哈哈!




<秋>在落叶飘零的秋天同样有菊花的绽放,秋不哀怨,同样孕育着生命的希望。落叶的美丽并不逊色于花,秋是充满凉意的,石头的用色就是出于这个原因,石头上的落叶很自然。美是多种的,大自然永远是美的统一体,这幅画还蕴含着生与死的美丽是永恒的这样的寓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12-4 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政府应该帮助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12-5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政府不作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12-5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夏天的风 于 2010-12-5 10:21 编辑

无奈的边缘是希望!希望有能力的网友伸出援助之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7-5-5 10:5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0-12-5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自强者天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12-5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一方


        自强者天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7 21:2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0-12-5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一方


        自强者天助
    雨后新荷 发表于 2010-12-5 10:52



        自强者天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5-7 10:49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0-12-5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已转至一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5-7 10:49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0-12-5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已转至一楼!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